【邦信】暂时性失忆

#邦邦改版后的脑洞#
#真实名:君主失忆了该怎么办!在线等急!#

“所以说,君主你还记得我们吗?”张良透过单片眼镜细细打量着那张再熟悉不过的面孔。依旧是鲜艳的紫发,此刻却少了几分张扬,显出几分乖巧来。
“咳咳,”那人深思熟虑了一会,终是认真地回答道,“我叫君主吗?”

“没错,工作人员已经确认了这是每个英雄重做后都会出现的适应期。君主的记忆会逐渐恢复的,韩将军请放心……”
韩信听着电话那头张良的声音,望着眼前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的刘邦,心情复杂。
“刘邦?”他试着唤出声,那人没有什么反应。
“君主?”他又换了一个称呼,沙发上的人直起了身子向他看过来。果真是刘邦没错,韩信在心里默默吐槽着,对君主这个身份接受的真快。
“你是韩信吧?张良说要你带我去王者峡谷。”正当韩信不知道该怎么办时,刘邦突然就笑了。他笑着望着韩信,就连眼睛也是笑着的,亮闪闪地发光。韩信有些愣神,他想起二人初次见面的时候刘邦似乎说过同样的话——
“你是韩信吧?可否愿意做孤的大将军?”
那时他的眼睛也是发光的,不过眼中闪烁着的尽是精明。而此时刘邦的眼睛很干净,韩信看着他竟想到了小孩子,想要吃糖的小孩子,眼睛滴溜溜地望着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君主在上路清理兵线就行了,信先去打野了。”韩信看着刘邦熟练地打着小怪,暗暗松了一口气,还好常识还没有忘。他又叮嘱了刘邦几句,提起枪开始清野。然而刚刚清完第一个小野怪时,上路就传来了“请求支援”的信号。坏了,出事了。韩信立刻使出三段位移向上路赶去。
然而,当他气喘吁吁地赶过来时,却只见刘邦悠闲地砍着一旁的小野怪。“刘邦??”你赔我的小野怪!韩信在心中大喊。
那人却是不紧不慢地回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重言?”韩信一愣,他不懂刘邦的意思,迟疑片刻答了一句“哎?”
他看见刘邦向自己走过来,两人间的距离一点点缩小,他感觉到那张脸正向自己靠近,他甚至能感觉到对方均匀的呼吸扑在自己脸上,像曾经无数次那样。韩信闭上了眼。然而只是有缕缕发丝蹭过自己的脸颊,刘邦在他耳边轻笑一声:“我记得我以前叫你重言,对吧?”
顿时间韩信觉得羞愤和气恼同时涌上心头。这家伙的本性开始恢复了,他想,但却不得不承认自己有一点高兴。
“是的,而且你以前还是个老挨姑娘打的老流氓。”

一场5V5就这么不紧不慢地进行了下去,韩信有些惊讶刘邦如此迅速地适应了游戏节奏,而且每次自己有危险的时候总会迅速的出现挡在自己前面,哪怕是毫无胜算的情况时也是如此。刘邦没了位移以后一被围攻基本上就回不来了,但即便如此他也一定要让他先走。
几次以后韩信终是过意不去了,但刘邦一本正经地说:“这是天性使然。”
“虽然我还没恢复记忆不知道为什么,但直觉告诉我一定不能负你。”
韩信沉默了片刻,“君主从未负过信。”
他觉得刘邦偶尔失忆一次也挺好的。

终于,在两人又一次死里逃生后,刘邦气喘吁吁地笑着开口问道:“重言,我记不得了,我以前有没有说过。”
“我喜欢你。”
“说过的,”韩信也笑了,“不过我不介意你再说一次。”

后来刘邦恢复记忆了,他从没提起过那次失忆是他自己要求的。他自觉上辈子错事做得太多,也从没奢求过韩信的原谅。但他一直很想抛下那些过去往事,只是像普通人简简单单说上一句最纯粹的“我爱你”。
但韩信提到了,他说自己从未怪过刘邦,又何曾谈起原谅。我也爱你,至于那些陈年旧事,我们都让它长久性失忆好了。

〖第一次写正文 尬到没眼看x 邦邦被削得不会玩了哭唧唧 码个糖自我满足一下 邦邦就算你被削成狗信信也会爱你哦!〗
〖谢谢您的观看!比个heart♥〗

评论(9)
热度(76)
© 执笔未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