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角色不谈情说爱

◇安雷,或者说无差
◇沙雕&真的很瞎的瞎摸鱼
◇咕了芋总 @( *︾▽︾)🌱 一万年的我终于还债了

—————————————————————————









“我们这是在谈恋爱吗?”










安迷修在翻那本书时侧过脸问雷狮。书页渗了水,本就泛黄的纸张变得皱皱巴巴的,那上面的字打印时已虚了一半,由于水的缘故彻底糊作一片——总之不是什么正经的书,是花几个金币就能在街边小摊上买到的三流二手读物。它也许流流转转过了几个人的手,然后到了安迷修手里。

可偏偏安迷修拿着它的神情是正经的,他提那问题也是正经的。他见雷狮不回话,便严肃地伸手去戳那人脸上些许的鱼鳞,另一只划过破破烂烂的书上一个糊掉的句子。喂,雷狮,我问你话呢。

雷狮抬起头瞪他一眼,但还是看了一眼那行字:爱情就是你每天早上起来愿意替他做早餐。

他翻了个尾巴,慢悠悠地开口:“傻瓜。反派角色不谈恋爱的。”

“可是我每天都给你准备了早餐。”
“那是我在欺负你。”

雷狮合上那书,用书脊敲了一下安迷修垂在池边的龙尾巴。倒是你小子敢在我睡觉的时候戳我?











安迷修觉得这话有道理,雷狮比他是一个优秀多了的反派。况且他再读一遍发现,这书上写的是“每天”,而他和雷狮刚刚认识几个月。

不过这也不能怨他,是雷狮自己在几个月前出现的。他清早醒来发现雷狮躺在他洞穴的池子里,黑色的头发瘫在水中,带点紫的尾巴一动不动,蒙着一层薄薄的镶银边的水雾,连着水波一起漾起湿漉漉的光。那是他第一次见到人鱼。

他上前去打招呼,结果被用尾巴甩了一脸水。
“哈,”人鱼靠着池边勾勾唇,笑了,“有脑子的反派都知道防备陷阱。”

但是他真正注意到的是那双眼睛。它们刚刚被藏起,此刻堪堪露出弯弯一牙,但已经够了——足以让洞穴里细微的光线聚汇在一起,再化为紫色的流波沉溺其中。

喜欢宝石是龙族的天性,安迷修在那一刹那想到了某种极寒溶洞里的紫色冰晶石,他此前没见过那种石头,但就是这么想到了。于是他说:

“你的眼睛真好看啊。”

眼睛的主人没有思考,他便又被甩了一脸水。

接着那双眼似乎得意地眯了起来,他有些笨拙抹掉龙角上水珠的样子倒映在里面。他听见人鱼又开口了:“你这有早饭吃吗?”












安迷修每天的食材都是在发现雷狮的池子里捞上来的。

他并不知道它们为什么会密封在小盒子中,然后出现在那里;正如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这个洞中,雷狮又为什么突然就躺在池子里了一样。但他摸索了些日子后算是知道了,怎么把那些杂七杂八变成能吃的东西,再然后他知道了怎么把它们变得好吃。

没办法,毕竟这个洞里每天只有他和它们。哦,现在多了一个。

“你就没想着跑去山洞外面看看?”新加入的那位已然习惯地接过他手中的早餐。

其实他并不是没想着出去,他比谁都好奇外面的风景,但是那洞口仿佛有什么天然的屏障,他走到那里就仿佛撞到什么般被堵住了道路。

“太惨了,”那位忙着吃早餐的看起来很同情地摇摇头,说出的话因为大嚼鸡腿而含含糊糊的,“你们这的反派福利真低。”

安迷修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是挺无聊的,虽然他并不知道“福利”是什么意思。













但雷狮来了以后就不一样了。
雷狮和他不一样,他以前似乎到过很多个洞,知道的东西很多。

比如说他知道他们两个现在正在一个游戏里面;比如他知道他们俩都是要和主角作斗争的反派角色;比如他知道怎样子才能算是一个好反派……

“你小子肯定不是。”

安迷修不解:“为什么?”
“你心肠太软了,主角要来糊弄糊弄,可能就舍不得打了。主角要是个小姑娘,你说不定还要替她们递花哩。”

安迷修更不解了,那你心肠不也挺软的吗?
我心软个龙尾巴,雷狮似乎被他逗笑了。

那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告诉你这些你就能替我干活,本大爷舒舒服服泡着清闲。

安迷修眨眨眼:“换了另外一个反派你也会告诉他?”
雷狮大爷语气半点不变:“当然啊。”

安迷修想要反驳他。要是真换了一个人还伺候您?他张了张嘴,但牙齿黏住了般难以开口,只得把难得才有的几句呛人话咽回肚子里,支着脖子空看着雷狮。

可雷狮正忙着大口吃面,他大半张脸埋在碗里,另外半张被凌乱的刘海挡住。安迷修看不到他此时的表情。












但他还是觉得雷狮不会给所有其他的反派角色“书”。

书是雷狮不知道从池子哪个犄角旮旯的木箱里翻出来的,满满一箱子的书,都被水泡得皱巴巴的了。连带着书一起翻上来的,还有一个贴着“宝藏”的大箱子——里面满满当当的药剂,珠宝和武器。

喜欢宝石是龙的天性,但安迷修此时却对书更感兴趣。他好像从记事起就在山洞里,认识字,但从没见过这些稀奇玩意。他躺在池子边上借着湖光看书,平时翻的最多的是几本骑士小说。说是小说,字已经完全看不清了,只能模模糊糊地辨认出其中几副黑白的画,和用花体大写刻在首页的骑士准则。安迷修还不太理解,但他固执地把那准则背得滚瓜烂熟,好像记下了那些条条例例,他就可以摇身一变化作那些骑着马拿着宝剑要去远方拯救公主的人。

他小声念着那视为珠宝的文字时,细细碎碎的声音在山洞里细细碎碎地响。雷狮听到了以后用羊皮纸捂着脸偷笑,他喝了几瓶箱子里的酒,羊皮纸背后的脸有点发红,咯咯的声音里带着点弯弯转的酒气。

醒醒宝贝儿。他说起话来染上了点鼻音,细长的手指泛起书页来很快,然后敲了敲一页插画上骑士身后那团黑乎乎的东西。你现在是这个。

不用看清安迷修也知道,那是条龙。真是不公平,写这些小说的肯定都是人类,他们自己开开心心地骑着马,叫妄想中伤害了他们的龙或者人鱼去当反派角色。但他不喜欢计较,于是他横过眼去看雷狮手里的羊皮纸。

那是什么?他问。

是地图。雷狮把那张皱缩的纸展开一些,他指给安迷修。这是森林,这是村落,这是雪山溶洞。

雪山里有紫色冰晶石吗?安迷修问。他见雷狮没回答,又自顾自把话说下去——我想去看看。

雷狮又笑了,安迷修发现他喝完酒总是笑。那些带着香气和辛辣味道的液体一股脑灌进喉咙,再跑到眼睛里面藏着。他眼睛比平时还要亮。算了,不看也行。安迷修想。反正和雷狮的眼睛应该差不多,他没见过,但他就是知道。

“你想得真多,”雷狮终于说话了,“一个反派角色又想当骑士,又想看雪山。”

“反派角色就不能当骑士,不能看雪山吗?”

雷狮又沉默了。他沉默了好久。

“等主角来了,打败他跑出这个山洞,我们去看雪山。”












后来主角真的来了。

十几匹马的马蹄声,还隔着几十里的距离,就已经轰轰响了。

安迷修的听觉好,他立刻爬起来推了推雷狮。雷狮,他叫他,主角来了。

我们可以去看雪山了。

雷狮刚刚从睡梦中醒过来,还带着睡意的眼睛转了转。是是是,门禁现在没了,你快跑。安迷修愣住了。

“你不是一个好反派,不能和他们打的。”
安迷修瞪他,他很少瞪人,所以那一眼担忧胜过生气:“那你呢?”
“你傻啊,本大爷多年反派,还怕他们?”

安迷修张了张嘴,他很早很早就想说一句话了,他说:“我不想当反派了。”

“那你就拿把剑跑出去,把龙角和龙尾巴收进去,背一背你记得滚瓜烂熟的那玩意。”
“别人肯定把你当骑士。”

安迷修不动。

“还记得那个雪山的位置吗,那里面有紫色冰晶石的。你快把它拿来,那玩意可以增强我的法力。”
“快去,再不走来不及了。”













于是安迷修跑,他飞快地跑。洞外面的世界很广阔,有翠绿成一片的森林,有小溪流个不停,有红色的玫瑰花将开未开。他早就想看看了。太阳快要升起了,草地被染成了撒着亮粉的金子,他曾做过无数的梦,梦里他在暖呼呼的太阳下在草地上打滚。

但此刻他无心去看。

他只是跑,他不停地跑。他路上撞到三四个年轻人,撞到一只兔子,还差点撞到一个带小孩的老太太。他听见他们的声音,那些话语随着两侧的风灌进耳朵里。看看那个急急忙忙的骑士,他要去干什么呀,他们这样说。

他要去救公主。安迷修想。

他觉得自己全身的血管喷张,头发带着上面的汗水,嗖嗖地往后疯长。他听见自己的喘气声,他听见自己的心跳和脉搏,他听见自己每一根汗毛立起来。然后他想起一句话,他想起自己今天还没给雷狮做早餐呢。

他知道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他飞奔进雪山溶洞,身体一下子从燥热到冰寒的感觉很不好,但他此刻管不了这么多了。他寻觅着记忆中那么紫色,然后他发现——











他发现极寒溶洞里从来就没有紫色冰晶石。












他跑回去的时候山洞已经塌了。

雷狮还是躺在那个池子里,黑色的头发瘫在水中,带点紫的鱼尾一动不动。阳光第一次照进这个地方,人鱼全身亮闪闪的——他生平没见过比这还要亮闪闪的宝石。但他感觉很不好,因为他感觉雷狮在阳光下快要变成半透明的了。

哟,不当骑士啦?

雷狮似乎还想用尾巴甩他一脸水,但没能够。那条尾巴软绵绵地激起一串小水花,落在安迷修的脚边。

你骗我。安迷修喊。

反派角色总是骗人。他怀疑雷狮喝了酒,他说话的声音带笑,此时也正大笑着——那种反派角色得逞时勾起嘴角的笑。他听见雷狮的声音第一次有些无力,那声音说——

“但这种事我只骗过你一个。”

但安迷修更不敢看他,他背过身,看地上散了一地的书页。那些主角们过来带走了一切,但偏偏没有带走那些书。他看见了那张骑士准则,那上面的字从来没有如此清晰过,你将誓死守护所爱。他感觉眼睛被刺得很疼,有温热的液体在其中打转。

“安迷修。”他听见雷狮第一次喊他的名字,他想起他以前叫过他傻小子,小鬼,他开玩笑时叫他“骑士先生”,他喝醉酒时好像叫过他宝贝。但这是他第一次叫他安迷修。

“安迷修,”雷狮重复道,“反派角色从不落泪。”












“但我喜欢你。”

“反派角色不能谈恋爱的。”这话和以前如出一辙。

安迷修终于控制不住了,他终于想明白了,他觉得牙齿被粘了一般黏黏糊糊,可能是眼泪落进去了吧。但他还是大声说:

“可我明天还想给你做早饭啊。”

他转过身,撞上了雷狮的笑。他笑得很张扬,但是安迷修觉得那个笑容丑极了,像是故意扯出来的。

你过来。雷狮叫他。
于是他跪在池子边,裤子粘上了水,很不舒服。

你闭上眼。
于是他闭上了眼睛,感觉一双带水的胳膊圈上了自己的脖子,冰凉的水珠顺着衣领下滑,痒痒的。他感觉一阵湿漉漉的呼吸靠近。然后他听到嘀嗒一声,是鱼尾最后惊起一串水花。他还听到一声轻笑。

额头上印上了一种别样的触觉,软乎乎的,带点冷。但很轻柔——











轻柔得像是一个吻。













END







【碎碎念】

真的好久没写这对了所以ooc致歉!
也算是我以前混凹凸的一个交代吧

谢谢你看到这里,比心心












评论(3)
热度(83)
© 执笔未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