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邦信】这世上一切不以分手为目的的吵架

#现pa摸鱼 第三人称注意#
#标题剧透结局系列#

#我 反季节战士#






他们吵架了,在这个干冷、锋利、冻结、不舒适的冬日午后。

窗外正飞着些雪花,零零星星,碰在玻璃上溶作一片迷离的白。韩信吱啦一下打开门,他没有阻止,任由冷风呼呼灌进来,涌进鼻腔,一股子银锻细剑刚刚出鞘的味道——说不出是来自于那风,还是那人此刻正在风中飞舞的红发。

他其实并不怎么怕冷,倒是那人,一向受不住冻。明明快一米八高一威猛汉子,冬天一来,就染上了某种猫科动物的习性。
夏日的晨跑和篮球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午后两个人一起窝在沙发上,裹着同一条被子,看电视。那被子不知什么材质,摸起来毛茸茸,又被暖气烘得暖暖的,两个人就靠着它和电视里循环播放的老套电影消磨时光。

但现在不一样了,他看着韩信立在门口,笔尖和眼角已经隐约现出一片红。可那人仍执拗地站着,皮鞋刚好擦在门框上,既不打算迈出一步,也不想要收回来。

他知道韩信这是等他去劝——就像平时的他会做的那样,可这次他偏偏不想起身。嘿,他刘邦也是有脾气的。于是他独享着被子,上面残存的二人的气息包围了他,他伸手把被子拉了拉,鼻子埋进被子里。两人就这样僵持着,直到房子仅存最后一点暖气都要消散了,这时,韩信打了一个喷嚏。

噗嗤。他笑了。没忍住。
倒霉,这绝对是他能想到最最最最最最最不合时宜的笑了。

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因为韩信扳过脸,一双皮靴毫不留情地踏出大门,紧接着是一声“嘭——”

房子里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他们吵架了,理由傻得要命,是隔壁张良知道了一定会翻白眼那种:抢被子。

他在被子里缩成一团,电视还开着,发出一阵沙沙杂音。就在两个钟头前,也许还不到两个钟头,两个人还一起窝在被子里,突然间电视似乎信号不好,放到一半的电影突然白屏了。

韩信这次难得碰上喜欢的剧情,眉头皱起,伸手推了推他:“去看看电视怎么了。”
他那时只是存心想逗一逗红发小帅哥,于是拖长了语调:“不要,冷死了——”

红发小帅哥果然气了,一双凌凌的眼睛转过来,瞪着他。他莫名看到了那人头顶凭空出现了一对猫耳,此刻正直直地支愣着,但看起来软乎乎的。于是他伸手摸去,被那人一巴掌打了下来。
“石头剪刀布好了吧,”红发小帅哥更没好气了,“谁输了谁去修电视。”

结果果然他输了,但是他说:“三局两胜。”
“……少来。”
于是他就被踹下了沙发,看着沙发上端坐的人一个人霸占了被子。

回忆到这里,他又一阵气,得得得,被踹下沙发的是他,最后被一个人甩在家里的还是他。






他们吵架了,这不是他们第一次吵架。

用别人的话讲,他们经常吵架,在各种方面吵架。比如夏天批发什么品味的冰棍啊,不小心打碎了对方的杯子啊,是七点起床还是八点……

其实说起来,都只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而且最终都会以他的道歉为结局。其实他确信,只要他像以前一样跑去追韩信,挠着头发死缠烂打,说些“我错了”之类的云云,韩信最终还是会原谅他。

但是他在心底想象另一种可能。有没有可能有一天,道歉的一方不是他呢?他受够每次都是由自己一个人承担错误了。但是想象终究只是想象罢了,韩信天生一身傲骨,他再清楚不过了。

那个人固执得很。固执到连用什么样的洗发水,都不愿意换。

那是两人刚开始同居的时候了,他莫名不怎么喜欢韩信那种冷冰冰的洗发水味道。那味道太冷了,让他想到子弹划过风的气息,或者混杂冰块的气流漫卷大地。这两种感觉都不怎么好,相比而言,他还是更喜欢简单的果香,那种味道是跃动的,是属于阳光和夏日的,和韩信一头鲜艳的红发明明更配。

可当自己提出这个建议,韩信只是纠正到:“那是雪的味道。”
于是此事就没了下文,红色的发丝之间,依旧是熟悉的味道。

此刻这种味道正刺激着他的神经,明明是冷淡的味道,却刺得他鼻子一整发酸。他最终承认,果然还是这种味道和韩信更配,看起来冷冰冰的,实际上能呛死人。但是闻久了,莫名其妙就喜欢上了。

他就让自己沉溺在这种熟悉的味道之中,不管耳边电视一阵又一阵的沙沙声,也没有发现窗外太阳已一点一点爬下了天空。雪更急了,织出一大片阴沉,只有街边亮起的灯渲染出一小圈橘黄,却带不来丝毫暖意,反倒显得空荡荡的街道越发凄凉。

他终于起身,立在窗边,透过一片白茫茫向外望去。寻觅着,只瞥见几点在大雪中飘渺的橘色,没有记忆中熟悉的那抹红。忽地一阵冷风挂来,他鼻子一紧,“阿秋——”

完了。他想,但不是因为自己,而是为了几小时前破门而出的人。韩信这下估计得冻坏了。






他们吵架了,现在他准备去道歉。

要找到韩信其实并不困难,毕竟韩信喜欢的那几家店,都是两人一起去过的。

果然,他在一家火锅店里找到了那熟悉的身影。火锅店里开了空调,温度还不算太低,可韩信偏偏做了个靠近窗户的位置,又没有穿羽绒服没带围巾就出门了。现在他两只手缩在毛衣袖子里,露出的指尖红透了,紧紧贴在碗上,试图获取一些温度。

韩信背对着他坐着,留给他长长的红色马尾,和一截光溜溜的脖子,看上去就冷。

他忍不住了,叫他的名字:“韩信。”

眼前人似乎愣了愣,但出乎他意料,很快就转过了头来,一双蓝色的眼眸对上了他的,因为低气温的原因吧,看上去笼上了薄薄一层雾气,但是却给人感觉暖暖的。

他又叫:“韩信。”
那人应了声:“刘邦。”

他说:“回家吧。”
那人说:“好。”

于是他们就这样默默地走出了火锅店,一路上很安静,安静到更本看不出两人不久前刚吵过架。他低头看两个人的影子,被拉的很长很长,在橘色的灯光中交织在一起。

一阵冷风吹过,他下意识地牵过韩信的手,韩信没有拒绝。那红色的发丝从他面前刮过,是一种好闻但有些陌生的味道,像是加了点冰糖的柠檬茶。

“你换洗发水了?”他惊讶。
“早换了。”韩信甩给他一个白眼。
他挠挠头发:“其实以前那个也……挺好闻的。”

韩信突然就笑了,本就红扑扑的脸更红了。
“刘邦,”他听见那声音带着笑意,“你知不知道你有时候好麻烦。”

他也笑了,不说话。
于是韩信似是自顾自地说下去:“电视修好了没有?”
“没有还是我修算了,啧啧啧……”







他想,他大概是欠韩信一个道歉的。但此时此刻,他更想要亲吻那人凉冰冰的脸。

于是他就这么干了。








他们吵架了,他们或许以后还会吵架,说不定即使成了八十岁的老头子还能吵个不停。

但有句话叫什么来着?

经常吵架,从不分手。










END





『没错,我又在摸鱼了!!』
『大夏天莫名就想看这样的邦信,于是就写了,现在的内心大概是: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写什么?』
『哦对了,关于标题其实只说了一半,后一半应该不用说也猜到了』

『一切不以分手为目的的吵架,都是秀恩爱!!!』

『谢谢你看到这里!笔芯!』

评论(8)
热度(81)
© 执笔未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