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邦信】非典型恶龙传说

#是高考盲狙 狙到了上海卷x#
#很我流 很沙雕段子 西欧风#










01

韩信已经等了很久了。

他趴在草丛中抬头望着,阳光正一缕一缕从大地上剥离开来,直到整个洞穴只剩黑暗与他为伴。

于是他舒舒服服地打了个哈欠,闭上了眼睛。从很久以前开始,他就已经放下黑夜里任何一条龙都应该有的戒备心了。因为这个山洞里不会有任何勇者出现,昨天没有,今天没有,明天也不会有。

像当初悲伤地承认自己的鳞片被时间褪去了银色的流光一样,他现在不得不承认这个令龙绝望的事实:

他,韩信,是一条不被勇者需要的龙。


所以当听见山洞外一连串的脚步声的时候,他吓得打了个喷嚏。

韩信发誓,只是一个喷嚏而已,什么山洞被震的摇了一摇啊,各种乱石块稀里哗啦地掉下来啊,那绝对不是他干的。

当然,在听到了一句“有人吗?”后,用尾巴拍了一下地以确定现在发生的一切不是梦这种傻气的行为,也不可能是他干的。

像一条高贵的龙一样,他只是甩了甩尾巴幻化成人形,偷偷清了清嗓子,在黑暗中独自练习过一遍又一遍的语调听起来完美无瑕。

“来者何人?”他说。








02

刘邦觉得自己麻烦大了。

他靠着山洞壁站得直愣愣,脸上绷着他所谓的标准式笑容,露出八颗大牙那种——就像他推销报纸的时候脸上常挂着的表情一样。他大气不敢出,于是整个山洞里只剩下对面那人略显沉重的呼吸。哦,不对,应该是对面那龙。

他抑制不住惊奇又扫了一眼那龙,先是那对即使在黑暗中仍闪耀着金属光泽的角,然后是扎成马尾的锃亮的头发,最后对上了那片凌厉的蓝。

刘邦这才发现那龙也在打量他,他立刻收回目光,却还是听到了一声泛着冷气的“切”。他背后一凉,完了,这下找个新闻素材要把命都搭进去了,他刘邦顶级记者的大志还没有实现呢。

却不料那龙突然间幽幽开口了:

“你是勇者吗”


“我就是。”

后来的刘邦千万次回忆,自己当时是吃了熊心还是豹子胆。

这当然已经无从而知了,但他记得小白龙在听到这句话后,一双棱角分明的眼竟弯出几分笑意,原本带着杀气的蓝此刻柔和了很多,像平静躺在岩洞深处,几经沉淀的湖。

他那时自然是觉得奇怪的,这龙是耳背还是心灵太扭曲?不过接着这幸运女神的眷顾,他说出了一句更大胆的话。

“我半夜迷路了,能借个地方住住吗?”他挑了挑眉毛,试图冷静地把这个太烂的谎说下去,“就那么几天。”


如果说空气也能凝固,那么刘邦现在算是感受到了。

他还能感受到凝固的空气里蕴含的暴怒,那龙转过身去背着他站着,但他能听见对方咬牙切齿的声音。真完了,他控制着脸上的笑嘻嘻不改色,内心却已经盘算怎样在伤亡最小的情况下离开了。

就在这时,他听见了一声:

“无所谓。”

声音很小,就像是从牙缝里面挤出来的。






03

韩信敢说,为龙那么多载,即使没见过几次勇者,也能确定:眼前这人是最不适合当勇者的人。

他为先前的激动感到悲哀,但即便这样,还是开了口:“你是勇者吗?”

勇者应该带着巨剑,或者屠龙刀。但这人手无寸铁,只拿着一小块不知道是黑石块还是什么做出的玩意,还接着一节长长的卷筒。

勇者应该看起来很正义,至少长相正派。但这人一双上挑的狐狸眼,狡黠地闪着微光,露出八颗大牙假笑着,两颗尖尖的牙让他想起名为吸血鬼的邻居。啧,长得比我还反派。

勇者应该勇敢无畏。但这人……这人开口说到:“我就是。”
好吧,不管怎样,这也算是无畏的一种。


他感到情绪平息了一会,但只是一会。因为勇敢无畏让眼前的勇者提出了新的要求,那个勇者想借住在这里,就几天。应该没问题吧。没问题个大鬼头!我可是条龙诶!是真勇者就来,干架啊!

他想着,想要此刻就变回龙型,然后对着那个勇者怒号。接着就可以满意地欣赏到那人畏缩而去,然后享受一个人的……一个人的清净。


于是韩信最终还是没那么说,他说,无所谓。然后转过身不想再看那个窝囊的勇者,闭上眼睛继续呼呼大睡。

睡得意外的不错,甚至第二天起来时都忘了这个勇者。当他看见一个陌生人站在自己的山洞里时,又打了个喷嚏,还好这次是人形,危害不大。

眼前的人似乎偷笑了一下,他瞪了这人一眼,却见这人捂着嘴笑得更欢了。狐狸般的眼睛勾起,闪着狡黠的微光。他这才想起这人是昨晚来的勇者。随之而来的是不怎么好的回忆,他张了张口,想问勇者打算在这里赖多久。

没想到勇者先开口了:“你早饭一般吃点啥?”






04

刘邦看见眼前那人,哦,是那龙皱了皱眉头。

接着那龙似乎沉思了片刻,开口了:“鸡肉羊肉牛肉,各来一份。一桶清泉水,必须是从山顶上接的。”

得,这龙看来是误会成我要给他搞早饭了。而且他凭着一个新闻业工作者敏锐的直觉,察觉到这话里肯定有几分夸大的成分。但碍着毕竟是龙的面子,他依旧是笑嘻嘻地应下了,不就是搞个早饭吗。

龙满意地点了点头,他此时看起来一副没有睡醒的样子,头发乱蓬蓬地翘着,昨天那双凌厉的蓝色眸子仍旧是冷冰冰的,但蒙上了一层湿乎乎的雾气。他想起刚才龙瞪他,这种半睡半醒的眼神分明没有一点威胁感,反而显得有点……可爱?

更何况那龙幻化作的还是少年模样,他想起了邻居家里还在教堂读书的男孩,眼前的龙和那个年龄阶段的男孩一样,有一张还带些少年稚气的脸,棱角不那么分明,但透出一番意气。只不过唯一和那些男孩不一样,他有一双尖锐的龙角。

这就完全不一样了。龙又瞪了刘邦一眼,似乎在质疑他怎么还不出去,刘邦立刻动身,心里庆幸还好这龙没有什么读心术。


他就这样想着走出了山洞,一边走一边匆匆在自己的笔记本上记下了几笔。森林里的空气带着些果子的香味,他甚至愉快地哼起了小曲,完全忘记了自己面对的是一条龙这样的恐惧。直到如今,他都没有把搞早餐当做一份艰难的任务。

但在被山鸡追到满山跑时,他就不这么想了。





05

韩信看见那人花了半天功夫,手里却只提着一大篮水果回来的时候,更加质疑起他勇者的身份了。

算了,勇者也不一定要会搞早饭。

可当刘邦于是就顺势坐在他旁边,拿起一个果子往嘴里送的时候,他忍不住了。

“我是条龙!”他吼到,“你是个勇者!我们不应该这么坐着,我们应该打架!”

那人又笑了,韩信拿起一个果子,向那人甩去。却不了被那人的话呛得哑口无言:“哪有龙让勇者准备早饭的?”





06

刘邦觉得这下自己逆了龙鳞了。那小白龙赌气般背对着他坐,不说话。刘邦此时甚至开始使空气凝固是龙的固有技能了。

得,龙还是要哄的。别人家到时候真的一生气来和他打架,别的不多,小命不丢就算不错了。他于是主动打破僵局:“龙大爷,成成成,我错了。”

对面仍旧是不说话。
于是他又开口:“您这早餐还吃不吃了?”见那龙仍旧不出声,伸手去拿篮子,结果被抢了过去。小白龙终于肯转了个身:“谁乐意当你大爷。”

于是刘邦使出了夸人第二招。
“成成成,您真好看……”当他说了一半时,才发觉这话不太对。







07

于是韩信得出了一个结论:现在的勇者,多半脑子缺根筋。







08

但这话还是化解掉了几分隔阂。

韩信似乎不再去考虑一定要和刘邦打一架了,只是低头听刘邦在一旁念念叨叨个不停,随便捡几个果子吃。

刘邦则以为他仍旧在生闷气,使出了浑身解数,像哄隔壁家小男孩一样,为了让这小白龙乐一乐,甚至讲起了童话故事。他当记者这么多年,从未发现自己还能有这么好的口才,从灰姑娘扯到灯神,竟然一路涛涛不绝。

“于是灯神说话了,”他发现小白龙那平静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波澜,似乎有些好奇地听着故事的发展,一种自豪感涌上心头——当记者这么多年,他写的文章从来没怎么受欢迎过。

“我能实现你三个愿望,他说。”

讲到这里他忍不住问一旁似乎正听得认真的那只龙,如果他可以实现三个愿望,会选哪三个。


“来个勇者和我打架。”小白龙几乎是脱口而出。

好家伙,果然是战斗民族。

但他转过头,却对上一种略显落寞的眼睛。那片湛蓝染上了一种忧伤的味道,他想起自己曾把这片蓝比做是湖,现在想来这湖必定是山洞的水一点一点积成的,静静地躺在那里等到些什么,却只是等不到。

那一滴一滴水汇成的,是被遗忘了的苦涩气息,萦绕于湖面之上。


“为什么一定要勇者呢?”刘邦开口。

“没有勇者需要的龙,还算哪门子的龙啊。”

他说着话时语气不能再平静,若不仔细听绝对察觉不出他的语气在颤抖。他把脸埋在了胳膊里,刘邦只能看见他扎成高马尾的头发,有些乱蓬蓬地束起,一颤一颤的。

于是刘邦鬼迷心窍了般,用手顺了顺,发丝软软的,一点不似看上去那般锐利。小白龙骂道:“傻瓜勇者。”

但他并没有避开。








09

他们这一呆就是一个月。

韩信曾错过了一次问他何时离开的机会,后来再想问时,却发现已经习惯了两个人一起住的生活。这也也还凑合,他想,那个勇者究竟要不要离开也就无所谓了。


到后来勇者的行为越来越大胆,甚至有次趁他睡着摸了摸他的角——虽然被他瞪了一眼就默默把手收回去了。

勇者甚至还问了他的名字。
而他用一个人在黑暗中排练了无数遍的语调说道:“只有击败我的人才有幸知道我的名字。”
勇者却笑得大大咧咧,伸手把本来就很乱的紫发揉得更乱:“好啊,我们来比成语接龙吧。”

可最终结果还是他赢了,勇者是装输的,装的太明显,明显到他甚至懒得指出这一点。于是他知道了勇者的名字叫刘邦。


这一切都不像是一位勇者和一条恶龙一起会干的事。

他早就意识到了,但是选择性地忽略掉了这一点,甚至接受了刘邦的那套说辞:“勇者和龙也不一定偏要打架嘛。”

但他从未怀疑过刘邦是个真正的勇者,更没有细想过他到这里来的目的,虽然迷路这个理由听起来蹩脚极了。


所以当真相大白的时刻到来的时候,一切都显得更加可憎了。

他觉得自己潜伏了多年的热血在燃烧。

“滚。”










10

刘邦幻想过无数次小白龙的原型到底是什么样的,但没有一次会是这样的场面。

眼前的庞然大物,散发着无尽的怒火,黑压压的乌云压来,他以为自己会听到震撼的怒号,但是没有。蓬勃的怒意化作一个简单的字:

“滚。”

但这么简单一个字,刘邦便知道他们彻底完了。


他回到以前的小镇时开始下起了雨,他坐在一间酒吧里茫然地把酒一杯又一杯地灌进喉咙,却麻痹不了跳动的神经,太阳穴一阵生疼。

干了这种龌龊事这么多年,他早就知道偷偷搜集他人的新闻素材会有怎样的后果,但是这次不一样。他任凭自己趴倒在凉冰冰的吧台上,头被搁着的感觉一点都不好,我活该,他想。

我真是个大傻瓜。


他本来是有一条龙的,结果被自己弄丢了。

他甚至还不知道他的名字。









11

他喝得太多,以至于第二天中午从睡梦中醒来,才发现自己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不见了。

让那可恶的东西丢了吧,他想。

于是当听见酒吧里的老板议论着有一支勇者的部队向着森林去了的时候,他才意识到事情搞大了。






12

韩信这辈子没见到过这么多的勇者。

他在黑暗中笑得张扬,一起上来吧!他大喊。

直到倒下的那一瞬间之时,他都是笑着的,一双凛然的蓝眼闪烁出别样的光彩,像是一潭湖水中惊起了闪电。













【END】























什么?你没有看见上面的END吗?



















真的没有啦
骗你是小狗






















13

然后呢?

14岁的小少年刘备靠在沙发上,他自觉已经过了听童话的年纪,结果这次被扔在邻居的亲戚家,还是听得入了神。

壁炉里的火苗烧的正旺,噼里啪啦地冒出温暖的火花。带小崽子真麻烦,刘邦这么想着,他已经快要睡着了,奈何这崽子还是精力旺盛。他无奈地看着大门的方向。

“刘邦找到了屠龙宝刀。”他说。

“一刀999伤害的那种。特别厉害。”

“他对着那群勇者喊:'去他妈的,那是我的龙'。”

这番话语随着大门的吱呀声戛然而止。韩信的马尾染上了几片雪花,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刘邦故作夸张地捂住自己的嘴,朝他瞪了一眼。











14

“你别听那人瞎扯,”在强性把一大一小两个人拽进卧室后(对付大了花了很长一段时间),韩信拍了拍刘备的肩,“那老掉牙的故事他给人扯了不下十次了。”

“那结果呢?那条龙最后真的……”刘备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此刻他也染上了几分睡意,于迷迷糊糊间,他听见了韩信一声笑。

“没有哦。”

“因为有一个傻瓜需要他啊。”












#好吧,我就是小狗。#
#谢谢你愿意看我这篇离题作文,比心心!#

评论(16)
热度(103)
© 执笔未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