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谈论英雄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些什么?

#摸鱼#
#给暂时离开的你和你们#

男孩很小的时候就想当个英雄了。你瞧,当个英雄多好,可以保护自己身边的人,可以做好事,而且还很酷。当然,最后面一点不是重点。

但是当英雄也意味着——你将要和死亡常伴常随。

男孩不怎么喜欢死亡。他张了张嘴,手中那根光剑样的冰棍在阳光下变得软绵绵的,甚至有几滴液滴顺着剑柄滑了下来,黏黏地粘在手背上。
这触觉一点也不舒服,他想。并且他突然又想到了那个词,死亡。这个词从他的齿间溜了出来,光是听起来就好绝望啊,冷冰冰的,像尸体一样。

死了就不能再吃冰棍了,不能再吃拐角那家店的面包了。他又咬了一大口,嚼碎的冰渣含在嘴中,辣辣地刺激着味觉,像含了一口喷冷气的火。死亡连味觉都会一起消失吗,他很难想象感受不到含在嘴里的冰渣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死了还要告别,和May,还有他的邻居和朋友们。他们会怎么说呢,他能想象地出Ned对着他的尸体说:“这玩笑逊爆了伙计。”May呢,她可能会哭。男孩很少见过自己坚强的阿姨掉眼泪,他皱了皱眉头,希望以后也不要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死了就不能继续当个英雄了,甚至连个好人,连个好孩子都做不了。手里的冰棍已经被吃完了,他不想再继续想下去了。好吧,他可能真的有点……怕死?英雄应该都不会怕死吧,他叹了口气,果然我还不是个英雄。

后来他梦见过死亡。

其实这个梦刚开始还不错,嘿,他真的成了英雄,还能和自己一直仰慕的英雄们一起对抗邪恶大boss。可惜后来大boss胜利了,他们输了。于是他看着身边的伙伴在一瞬间化为灰烬,甚至——他自己化为了灰烬。

男孩从梦中惊醒过来,觉得自己眼眶发酸,这梦太过真实,就像看着另外一个平行世界发生的事情一样。想到这他竟然有点想哭,他把自己埋进被子里。你已经不是个孩子了,他对自己说,好吧,至少和以前相比不是了。而且你不是想当个英雄吗,英雄怎么会哭呢,英雄也不会惧怕死亡,还是梦里的死亡。

他决定去卫生间洗把脸,回来继续睡。

结果他发现路过客厅的时候发现May躺在沙发上睡着了,电视还开着,里面发出一些细小的声音。他决定在洗脸之前,先去搬床被子过来。结果可能是脚步声太大了,回来时他对上了May关切的眼神:

“你怎么了,亲爱的?这么晚还没睡吗?”
“没有……就做了个噩梦。”
对方的手揉了揉自己的头发,于是他犹豫着继续说下去:“我梦见一个英雄……离开了。”

“每天都会有人离开的,”她笑着安慰他,“你说得对,他们只是离开了,暂时离我们而去去进行一次一个人的旅行。也许那个旅行很短,也许很长。但我们都能再见到他们的,在这儿,”她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或者这儿,”她又指了指男孩的心脏。

男孩这样想着好多了,旅行吗,他还挺喜欢旅行的,虽然他还一直没有机会坐一次飞机……May给他温了一杯牛奶,他舔了舔嘴唇,继续问:“那英雄们会感到害怕吗?害怕离开?”

“这我可能就不知道了,”May确实露出了一个困惑的表情,“或许哪一天你有机会自己问问他们,毕竟最近他们活动频繁……”
“不过我觉得他们会的,”她最终补充道,“英雄也是人啊。”

她说这话时起身,男孩看见她向他伸出手,哦,确实都这么晚了,他还没怎么熬过夜呢。于是他打了个哈欠,牵过了几根指头,被自己的阿姨带回房间,然后还盖好了被子。她答应他明天会讲一个英雄的故事,还亲了亲他的额头。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他眨了眨眼睛,整理着自己的措辞,“如果是我呢?我是说,如果我……离开了。”
“哦,”May眨了眨眼睛,“我以为你要过几年才会问我这个问题……不过你一直是个聪明孩子。”

“答应我,如果遇到什么事情,可能会让你离开的,先逃跑好吗,”她的语气突然认真了起来,“那时候别像个英雄。”
男孩点了点头,他想他知道她所说的“什么事情”到底是什么了,但是像个英雄是什么意思呢?

“如果你离开了,”她半晌后才继续说,“我会想念你。”
“我们都会想念你的。”

不过现在的氛围和这个话题格格不入,似乎那个词——不管是“离开”,还是“死亡”,离他们这个温馨的小房间都遥不可及。
于是男孩笑了“你可以给我寄面包过来吗?我知道你可能不能来看我。”
“我每天都寄,”她也笑了,“我还可以给你写信,你的朋友们也会给你写信的。”

“但是现在你必须要睡觉了。”她说这话时关上了灯。

“晚安,Peter。”

 
评论(4)
热度(16)
© 执笔未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