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邦信24h】踮起脚尖跳个舞

#让我先吹一波24h其他的老师们!他们那么好一定都是天使!辛苦了!!#
#咸鱼为邦信贡献白开水,我爱他们一辈子!#







★嘘,本文麻瓜不可见!









刘邦起身时面上带笑,礼堂上方闪映的烛光照进他眼底,融化成深紫中一点点星子。身后有看好戏者吹起了口哨,他转身举起杯子示意,然后大步走向了长桌的另一端。

韩信抬了抬眉毛,然后低头继续着眼于面前一盘烧鸡。他默默往鸡翅上扑拉芝麻和胡椒粉,看起来更在意两者的比例,而不是怎么对付伸到面前的手。

直到面前人开口说话了。

“这位先生?”那人向前凑近了几厘米,又俯下身,在两人距离还有一根魔杖的地方拉下一片阴影。

“这位先生,”他勾起嘴角重复道,“要不要赏脸圣诞舞会一起跳个舞?”

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十四岁的韩信有着少年的意气和骄傲。

毫无疑问他是一个优秀的学生,也将一帆风顺地成为一名优秀的巫师,施展自己的才华。
圣诞舞会?这种事情当然不在他兴趣之内,对这种事情感兴趣的人显然也不在。
再说三年级学生也不能参加圣诞舞会,当然,这不是主要原因。

于是韩信抬起头审视了一番对面的人,目光从对方随意拨拉成三七分的紫色发丝,到胸前翠绿的领带和正吐着信子的青蛇徽章。竟然还是同院同学。他脑中划过些许记忆片段,但是细碎且不完整,对面的人好像是叫刘什么来着?

正当他张了张口想说些拒绝之辞时,却发现眼前的手不知何时收回去了。
“刚才抱歉,是打赌输了。”那只手此刻移了那人的头顶,似乎正有些不好意思,有一下没一下地拨撩着额前的发丝。礼貌的笑容无可指责,道歉的语气也中规中矩,可他心中却升起一股无名之火。

啧,无聊至极的人。
韩信转了转眼眸,瞪了那人一眼。

也罢,他本就无意与这种人较真。他就只是打探了一下那人名叫刘邦,然后在心中给这人贴下“吊儿郎当”和“估计喜欢乱撩妹”为止了。

毕竟毫无疑问他是一个优秀的学生,也将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巫师,以后的人生和这种人会有什么关系呢?







可是命运往往不会如你所愿。

十五岁的韩信固守着自己当年的看法。即使他发现刘邦在各门功课上表现都挺不错,而且人缘混得异常的开。
他承认这算是个还不错的斯莱特林。当然,还不错而已,离顶尖的概念还有距离,并且“还不错”与“吊儿郎当”,“乱撩妹”一点也不冲突。

但他也不得不和刘邦拉近了距离。
他早就知道霍格沃兹的楼梯在万圣节之际格外顽皮,也早就熟悉了学院里梅林的白头发丝那么多的路。可那一片雪白中偏偏就藏了几根尚未褪色的,指不定它们哪天想出来见见你吃惊的神情。

这就是为什么他会在一条陌生的走廊里徘徊,嘴中抱怨着“梅林的头发丝”。这是一次事故,他从未料到过有一天自己会迷路。不过更没料到的,是在这种情况下能碰到刘邦。


那人倒是不怎么惊奇,从走廊那一头向他走来。
“不小心走错了楼梯?还是想到这边来逛逛?”刘邦笑道,五官在正午有些晃眼的阳光中模糊了,只能看清楚一圈淡黄色勾勒的轮廓。但那一双紫眼因变亮反倒更加清晰起来,勾起的眼角显得柔和了些,眼眸里藏着点点狡黠的闪光。

韩信觉得以前对这人长相的评价似乎有些刻薄,这双眼睛还不错,是那群傻乎乎的小姑娘喜欢的类型。又无故想起了一年前,礼堂顶部的烛光也是像这样落进了那片深紫色。不过那可算不上什么好的记忆。
他决定不去回忆之后的剧情,低声嘀咕算是回应道:“……都差不多。”

之后的事情不用多加赘述,无非是他无言地跟在刘邦后面,穿过一条条他未从知晓的走廊。带头人熟练地翻墙,或是推过哪道暗门,不过倒是一直保持着后面人能跟上的速度。
最后耐不住沉默的竟然是韩信,他开头道谢:“……你缺那种新型的羽毛笔吗?或者新口味的甘草棒什么的?”


“请他跳一支舞!”挂在一旁墙上的油画突然大叫开了。
“喂……”韩信觉得自己有些尴尬,他想通过理刘海遮挡此时的神情,结果抬起手才发现今天把刘海梳到了左边。

刘邦却没什么反应,似乎是思考了一阵之后:“我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啊。”
他一本正经地鞠了一躬,然后伸出手,只不过那手最后只是拍了拍韩信肩膀:“开个玩笑。”

韩信愣了愣,随即也笑了。
“也许我还真愿意呢。”他也模仿着那人的口气,漫不经心地开了个玩笑。
十四岁的不愉快消散了不少,不过此后他们仍旧是个过个的,偶尔路上遇见能打个招呼,或者又时候一起吃个饭。

能开个玩笑的关系而已,韩信本来是这样想的。最多……算上是朋友也不错。







十六岁的时候他当然还是这么想的。当然,是在他隔着那面玻璃窗见到了刘邦之前。

那人裹着厚厚的棉袄袍子,一条黑色围巾在脖子上缠了两圈,还是挡不住有点被冻的发红的脸。他转过身,韩信抬了抬手示意,却没想到那人立刻跑到了店里来。

“两大罐火焰威士忌,要热的,热的冒蒸汽那种。”刘邦自然而然地拉过韩信旁边那把椅子,还没坐定就又站起来去吧台拿了两大罐饮料,在韩信“您真能喝”的眼神中,把其中的一杯推给了他:“这杯给你的。”
韩信张了张口,本来想说自己从没喝过火焰威士忌。他一直更喜欢黄油啤酒,但是在接过酒杯的一瞬间他决定还是尝一口。
味道意外的不错,特别是在这种天寒地冻的天气里,像它的名字一样驱散了些寒气。

旁边的人笑嘻嘻,把自己杯子里的又倒过去了点:“果然还不错吧?”
“凑合。”比黄油啤酒还差那么一点,一点点,韩信这样说着却又灌了大大的一口。

“圣诞节不去参加舞会?”
“我不喜欢舞会。”韩信抬眸,这是实话。
“你不也没参加吗?”

“我来找你啊。”韩信差点把威士忌喷到了桌子上,这肯定是玩笑话。
他白了旁边人一眼,没什么好气地说:“就你嘴贫。找我干嘛?”
“邀请你啊,要不要和我跳个舞?”刘邦看起来却是十二分认真,他们身后壁炉里火苗烧的正旺,噼里啪啦地冒出金灿灿的小火花,暖融融的红色映进他的眼底,和那片紫混作一片。
这肯定是玩笑话,韩信在心中重复道,要不了一会这人就会用那熟练的语气:“我开玩笑的。”

果然,刘邦轻飘飘地开口:“开个玩笑。”他转过头,眼中便不再有火炉的红,只有窗外一片暗蓝。
天已经黑起来了,对角巷的圣诞装饰在弥漫的寒气中渐渐发出一点微弱荧光,晕散在玻璃面上一层薄薄的水气中,韩信隐约能看见外面奔跑的孩童,和牵着手的情侣。于是他们便不再说话,只是喝酒。


圣诞的音乐不知何时响起,霍格沃兹的晚宴应该已经开始了吧,酒吧里的人也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跳起了舞。韩信喝了一大口火焰威士忌,旁边那人显然更过,他趴在桌上,头埋在胳膊下面,桌面上已经有了好几个空玻璃杯。
完了,这人好像喝醉了,韩信心底暗叫不好,他一直是个优秀的学生,可不想干扶着一个醉鬼回城堡这种差事。他伸手想拍拍那人的肩,却被顺势拉住了。

“这位,韩信先生?”刘邦勾起嘴唇,他向前凑近了几厘米,两人之间只剩半根魔杖的距离,“要不要我告诉你个秘密。”

“你说?”
“答应陪我去舞会就告诉你。”
“……”韩信转了转眼眸,想给那人翻了个白眼。
不料却被牵着手又拉近了几分,刘邦因酒精变得有些喑哑的声音落在耳边:

“我从没开过玩笑。”







十七岁的韩信决定不再等了。他喝了一大杯南瓜汁,起身时脸色微微发红,身后有看好戏者吹起了口哨,他在心中念这群人傻,然后走向了长桌的另一端。

刘邦眨了眨眼,他似乎在忍笑。这方面他天赋一直很高,比如他装作开玩笑就装了三年,不过此时的表演却过于笨拙和恶劣——他的眼睛已经弯了起来。

“喂,这位先生”
“要不要一起去参加圣诞舞会?”

“我有舞伴了。”
刘邦绷紧了脸,但他握住了那双伸过来了的手。不得了,都快毕业了,和以前一个德行。韩信想抽出他的手,但刘邦先开口了:







“我等了他三年了。”

烛光轻轻从礼堂上空撒下来,落在两个人的身上,仿佛是圣诞节的祝福。









As we are dancing to the

END


















『谢谢你能看到这里,五一快乐,笔芯♥』









评论(14)
热度(96)
  1. 执笔未遂执笔未遂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银河系秘密仓库 嘘!
    往这里面码一下。
© 执笔未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