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十四岁和胆小鬼和一个不像样的吻

【一篇充满了私设的生贺】
【是两个小屁孩(什么)的故事】

【中原中也先生生日快乐!♥】











01

“一个合格的黑手党从不会庆祝自己的生日,哪怕是十四岁生日也不例外。”

好吧,至少十三岁十一个月的黑手党中原中也是这样认为的。

所以当新一天的阳光慢悠悠晃进他的窗户,落在床脚的帽子上时,他只是像往常一样,起床,换衣服,出洗漱……几乎没有一个特别的动作能体现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

除了十四岁的寿星在路过镜子时迟疑了一分钟,就一分钟。他打量着镜子里那张脸,那张脸此时眉头皱起,带着点不屑与不羁的表情盯着他。

他发现那张脸在镜子中的高度似乎没有什么变化,脸颊也和昨天一样,还是带点讨厌的圆圆的感觉。除了一头红发似乎长了点,已经快到肩了,以后留长算了,毕竟——

“你十四岁了,中原中也。”他轻声说。

接着他便出门,又是普通的一天。他当然没有料到,首领给他放了所谓的“生日假”。也没有想到,大姐头随后便举着一块还有些孩子气的蛋糕进来,说给他办了生日派对。

当然,他最没有想到的是,那个讨厌家伙一本正经地坐在那里:“哟,早上好啊,中也——”





02

太宰治从不庆祝生日。
那种人不会庆祝出生,只会庆祝死亡。

这是这对搭档间少有的共同点。即使中也再讨厌他,对于这一点也是心知肚明。
所以当看见那张脸带着熟悉的表情,出现在自己的生日派对上时,他暗暗攥紧了拳头。“早上好,青花鱼”,他从牙缝中挤出这句话,算是回应刚才的问候。

“十四岁生日快乐!”那人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暗红色的眼睛弯成月牙,像是真的小孩子会露出的笑容一样。但中也知道,那才不是笑,那是恶作剧得逞或者快要得逞的笑。

太宰治不喜欢过生日,但他绝对喜欢在中也的生日派对上使绊。

“谢谢。”于是中也也笑了,嘴角咧出一个夸张的弧度,似乎是在显示自己比刚才那位笑得更灿烂。

他拿起一块放在桌子上的蛋糕,那上面有着夸张的奶油,和看起来味道还不错的巧克力碎屑:“请你吃蛋糕——”

于是那块蛋糕飞到了对面人的脸上。可惜了,中也想,红叶姐买的,味道应该还不错。

中原中也不喜欢过生日,但十四岁这一次,他一定要好好地过,开开心心地过。
因为他更不喜欢让太宰治的“阴谋”得逞。








03

于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中原中也愉快地接受他人的祝福,愉快地吃蛋糕,愉快地收礼物——实际上除了某人送的一只蛞蝓,其他的礼物确实还不错。

接下来的时间他愉快地和其他人一起在地下室看了一部电影,还愉快地玩了几盘PSP游戏。一切都还不错,除了打游戏的时候被太宰赢了一局(只低了几分!)以外,整个生日派对没有出一点乱子。

但中也并没有放下警惕,他笑着,但同时也注意到了太宰也一直带着那种讨厌的笑容,恶作剧的笑容。

中也一直认为自己不是一个非常不冷静的人,但在遇到太宰相关的场合时他总会产生一中莫名的急躁和火气。或许是因为那家伙的眼睛吧,他偷偷向那个方向瞥去,却不巧正对上了对方的目光——

看似是安静的一潭湖水,但湖底却是深不可测的血色漩涡,稍微不太谨慎就会掉下去,然后迷失方向,只能被摆弄地团团转。你永远猜不到那平静的背后是什么,你永远琢磨不透太宰治在想什么。

就像现在这样,中也觉得那双眼睛仍旧弯弯地对着他,甚至还冲他眨了眨。

到底要搞什么,他轻轻啧了一声,转回头,重新回到了之前那副笑着的样子。但是太宰治又一次成功了,他此时内心有些惴惴不安起来。

太宰治那家伙一向善于此道,中原中也因此讨厌他——他是个简单主义者,不喜欢,也不擅长转弯抹角——但也因此对他无可奈何。

这种不好的预感在接下来得到了印证。

“我们来搞一次试胆大会吧,中也。”太宰治笑着说,他的眼睛弯弯地闪着星星。






04

玩个青花鱼!

中也想。但他不能这么说,因为其他所有参加派对的人似乎都支持这个意见。见鬼,他一点也不喜欢试胆大会。

其实他并不是一直都讨厌试胆大会的,至少在他还是试胆大会的常胜将军时不是。讨厌是在太宰出现后才开始的,他其实也没干什么——只是在自己的回合里扮作了一个自杀成功的人。

那时中也对自杀这个概念还不怎么熟悉,但他确实是被吓到了,他见过人在被杀之时的样子,但很少见过他们之后的模样。而当一个你认识的(虽然很讨厌的)人以那种姿态躺在你面前时,多少还是有点冲击的。特别是太宰治还及其认真地不知道从哪找来了血,还写了一封遗嘱。

太宰治这个人一向善于操作人心,中原中也因此讨厌他。他在那次试胆大会里有点失态了,先是愣住了,然后把作祟者太宰揍了一顿。

不过事到如今他只能同意了。他昂起头,不甘示弱地对上太宰治那双深红的眼睛。

“你还打算再装一次死吗?”他勾起嘴唇,“那我会高兴地开酒庆祝,然后再揍你一顿。”






05

“十四岁还不能喝酒,明年也不能,后年也不能。”

太宰继续笑得没心没肺,中也觉得自己的拳头已经有些发痒了。
不过这一次太宰确实没有再装死,他装了个很无聊很没趣的吸血鬼,还差点被中也吓到。

切,也不过如此嘛。中也想,这时没被淘汰的只剩下他和太宰了。这次又轮到太宰了,他摆出一副胜利者的姿势,颇为得意地看着他。

他在心里过了一遍所有自己最讨厌的事物,并且不相信太宰能搞出什么更吓人的事物了。







06

“我喜欢你,中原中也。”








07

好吧,看来确实还有。

中原中也被吓到了,准确地说,他愣住了,在一秒钟的时间内。

“你早就该想到的,中原中也。”他愤愤地对自己说。

那家伙确实也极爱用这招,并且屡试不爽。之前那次愚人节的时候就是,他在一大早上的时候看到那人带着一大盒巧克力(时候证明是芥末馅的)出现在自己家门口,用坚定不移地语气说出了同样的话。他那时以为是自己做了噩梦。

结果这次还是上当了。中也为自己感到气愤,算了,太宰治那家伙最擅长这个……

“中也是要当胆小鬼了吗?”

耳边响起的声音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更让人觉得……讨厌。中也中也握紧了拳头,不过现在揍过去的话,就相当于认输了。

可是他确实不知道该用什么办法回击太宰,除非——









08

“哈,我也喜欢你。”

他拽着那人的领带向自己拉过来,这个姿势确实符合告白时的氛围,甚至还要暧昧上几分。他们此刻的距离有些太近了,近到太宰额前的几缕发已经抵上了中也的帽沿。
中也有些后悔了,他觉得自己有点尴尬。特别是当对方的呼吸声清晰地放大时,他甚至能感觉到那人呼吸的气体擦过自己的脸,还有那人擦过的香水——啧,竟然还擦了香水——一种凉凉的气味,带点刺激的辣味,应该是薄荷。

他决定突破这种沉默,于是他重新划出一个匪气的笑,开口道:“记不记得,上次我们那次任务的时候就开始了。”

他当然应该记得是那一次。那是他们仅少几次没闹什么不愉快的任务——除去到达地点途中关于中也新帽子的争论,和为了伪装而跳舞时太宰踩了四次他的脚。

大概是因为任务中他们扮演的是一对友人吧。太宰治的演技确实不赖,他们进行了认识以来最愉快的一次交谈——中也有一瞬间都认为他们真的是朋友了,当然是在不看到那人的脸的情况下。

他此刻满意地看着太宰治的神情在一瞬间凝固了。周围的人显然认为他们还在努力让对方害怕,但也不乏有人开始窃窃私语了。

不过他不在意,他沉浸到了一种游戏即将获得胜利的喜悦感当中,像任何一个十四岁的少年一样。他没有想到——









09

『见鬼。见鬼。见鬼。见鬼。』

对面的人终于从凝固了表情中回过神来。他抱臂而立,脸上有些掩不住的骄傲:“你才是胆小鬼吧,青花鱼”

『他彻底愣住了,努力想从脑子里一片粗鄙之语中寻找出下一步可以执行的行动。』

但太宰治笑了。
想要证明自己不是胆小鬼一样,他做了一个及其胆大的动作:摘下来中也的帽子。

然后两个人的距离凑得更近了,中也觉得那对暗红色的眼睛就离自己半个拳头,此时那双眼睛又闪烁出了令人讨厌的难以捉摸的光。不能再近了。

『见鬼。』

他凑了上来。

『中也最终选择举起了拳头,对准了太宰的脸。』

靠。
中也终于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人已经贴了上来。
一个吻落在自己随意地落在自己脸上,像是漫不经心一样,一个不像样的吻。
但毕竟是一个吻,带着点温度和薄荷味。

“十四岁生日快乐。”他听见那人笑出了声。






10

太宰治又一次成功了,在中原中也十四岁的生日的试胆大会上。他当然被中也在剩余的时间里暴打了一顿。但他收获了一对有点发红耳朵。

他一向善于此道。










END









『赶上了!我爆肝!再在结尾呐喊一遍:“中也生日快乐!!!!!”』

『吃粮多年第一次产双黑 果然有点ooc了 请原谅!下次会感谢的』

『不知道有没有表达清楚 09里括号内的字其实是倒序的!』

『谢谢您看到这里,笔芯♥』

评论
热度(51)
© 执笔未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