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邦信】关于相亲能遇到真爱可能性的讨论

#段子向 有毒系列#
#婚姻介绍所月老邦×被催婚信 有少量双冰组成分#
#新人为邦信贡献瓜子(wei)觉得id眼熟一定是你的错觉#










1


韩信觉得现在尴尬极了。

一个身高快要180的人,被塞在一把似乎是为女性设计的椅子里,这种感觉并不怎么好受。 他不自然地动了动,试图向前伸展一下自己的腿。

他没有想到,这个小动作会引来那么多旁人的目光,于是越发不自在了起来,最终决定把视线投向窗外。
三月的天空已经褪去了冬日的阴霾,湛蓝天空中一缕轻轻柔柔的云,抽丝般缓缓舒展成更淡的棉絮,悠悠闲闲地往前飘。

他喜欢这种天气,只可惜——

“您的名字?”对面似乎坐过来一个紫毛。
他回过神来,只是目光仍停留在窗外:“韩信。”

“年龄?”
“25。”

那朵云又化作了更小的一片片,其中的一块扑拉起翅膀——幻化成一条龙。他继续任思绪和那龙一起飘向又高又远的天际,龙的吐息和微微带点冷气的风从他脸颊刮过,他不停地盘旋、升高——

“那么这位小韩同志——我可以开始工作了吗?”
“……什么?”

他这下不得不把目光转回屋内了,这也就意味着,他再不能选择无视房间正中间大大的“婚姻介绍所”五个字了。

没错,刚刚毕业的奋斗小青年韩信,在过节回家的最后一天假里,就被父母强迫来这里相亲了。

他面前的那位顶着一头基佬紫,正颇有兴趣地打量着他的人,是婚姻介绍所年配对率和好评率最高的金牌介绍人——刘邦。






2


“叫我刘邦就好。”

对面的人习惯性地撩了一把额前的刘海,一双微微上挑的眼睛对上了韩信的。
韩信于是发现他的眼睛也是紫色的,狡黠的暗紫色光芒在瞳孔里转了转,使人莫名就想到了在动歪点子的狐狸。

除了气质里透露出的一股子匪气之外,对面人绝对称得上用“帅”这个词来形容了。韩信甚至开始怀疑以往女顾客给出的评价,有几分是出于为颜所惑。

终于,韩信意识到了自己已经半晌没说话了。

“咳咳,”他试图掩饰自己愈发尴尬的神情:“……可以开始了。”

好在刘邦似乎没怎么在意他的分神,弯弯眼开始了照常的咨询环节,不外乎就是关于对于对象长相性格方面要求的简单问题。但是这也恰恰是韩信最不想回答的——

“……我没什么要求。”他又不自在地转了转手中的笔。

“真的没有?”对面的人一脸不信地挑了挑眉,“温顺可人还是职业强人,萝莉还是御姐,连直刘海还是斜刘海这种要求都可以提的,没啥不好意思的。顺便一提,我更倾向后者。”

“真的没有,”韩信觉得说出口的话自己都不信了,“应付一下家里就行了……”

“哦哦哦,”刘邦一副瞬间了然的样子,“我就说嘛,你这种小伙子看起来不像会缺对象。”

看来以前顾客的评价也不是完全看脸的,还有说来就来的突然开夸。韩信承认自己被夸得挺开心,也没刚开始那么不自在了。他放松地喝了一口介绍所提供的饮料,但接下来——

“那如果这样的话介绍一个男性也可以喽?”






3


韩信又整理了一遍新买的领带,他并不太习惯打领带,但是介绍人刘邦再三强调了对方是一个西装革履的职业女性,打扮还是正经一点比较好。

虽然他现在觉得刘邦这人不怎么靠谱。

毕竟那人上次的话给他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他的眼前又浮现出了那张脸,带着极其严肃认真的表情,话语里却是满满的玩笑之意:“介绍一个男性也可以喽?”

幸亏他及时捂住了嘴,否则那杯口感不错的饮料就白白浪费了。
不过想来这话的道理一点也没错,现在国家恋爱自由,他本人也算接受双向。但是从刘邦嘴里出来就硬生生变了调子,像是抹了一层油,颇有几分“介绍我也可以喽”的意味。
不知道是自带的匪气影响,还是后天溜须拍马或者撩妹的加成。总之,啧,这人不太正经。


但韩信还是按照刘邦交代的穿了西装,甚至还去买了条领带。时间离约定好的还差五六分钟,他先进了餐厅找了个靠窗的位置。

时间到了,他瞅一瞅外面,餐厅外连半个人影都没有。

过去五分钟,人没有来。

过去十分钟,人还是没有来。

过去二十分钟,他给刘邦打了电话。

过去三十分钟,西装革履的职业女性没来,跑来一个衬衣都有些乱糟糟的翘班男性,有些不好意思地摸着后脑勺。原来小姑娘今天临时开会,之前发了短信他没看着。


韩信有点气,他看着对面气喘吁吁的人翻了个白眼。啧,果然不靠谱。

嘿,没事,对面的人依旧笑得没心没肺。约会下次肯定还有,实在不行这次我赔你了。说罢还变戏法一般从背后变出一串玫瑰花。最常见的大红色,可能因为一路跑过来已经有点蔫了,花苞低垂,一点也不好看。

韩信哭笑不得,还准备了玫瑰花,别人看来别还真以为是我们约会。算了,餐厅都订了,刘邦也算是半路尘灰翘了班赶到这边来,约会就约会吧。

结果没想到刘邦见他一答应反倒起了鬼点子。“多好的机会啊,可以来练习一下真的有女孩子在这怎么办。”透亮的玻璃瓶在灯光的折射下旋转出金银的光泽,映在他的眸底,亮晶晶的。

“就,聊天啊。”
“那我们就来聊聊天。”






4


刘邦感慨起韩信确实还是个小伙子,聊起自己的理想抱负来就停不下来。脸上已有了几分成熟的尖利棱角,但一双眼睛却是会发光,少年意气啊。

就是有点太好骗了,他随声点头附和了几句,小伙子就仿佛就把自己当作了志同道合的好人。当然这样也不赖。
饭菜快上来了,韩信对他举起酒杯:“来,干杯!”于是他也从善如流地举起酒杯:“干杯。”

却不料韩信是个,一杯倒。



当他在周围人“啧啧啧”的目光里架着这个一米八的小伙子,连哄带推地到了自己公寓的时候,即使诡诈如他也不敢相信:这剧情也发展的太快了。

然而快进的副作用也是显而易见的:自己现在要照顾这个小醉鬼。

于是他一个半月不下厨做饭的人硬生生熬出来一碗算是能喝的饮酒汤。韩信也算是配合的没有耍酒疯,既不叫也不喊,乖乖坐在沙发上,还像回自己家一样自然地打开了电视。看起来除了有点晕乎乎的和正常人没两样。

就是喝起汤来有点麻烦:韩信一脸肯定地认定自己没喝醉,一双眼睛凛凛地等着他:“我是那种一杯倒的人吗?”

显而易见你是。


当好不容易让韩信喝完汤,那人又开始不想睡觉了,抱着毯子一个劲地叹气。
刘邦支着胳膊在一边看着:“怎么了。”

“相亲太麻烦了,”只间那张脸上此时一脸悲愤的表情,“刘邦,你也是个好人。你和我去应付家长算了。”






5


刘邦有点开心,但只是有点,喝酒喝醉的人他也见了不少,显然这话是酒后醉言。

果然他的想法在第二天得到了印证。韩信一头红发乱散散地披着,还翘起来了几撮。而韩信本人一脸懵逼地看着自己的头发和自己身上的毯子,又看了看刘邦:“我……昨天发生了什么?”



当刘邦解释完事情的经过——省略了酒后胡言的那部分,韩信流露出了深深的歉意,甚至反而让他感到不好意思了。

“实在太抱歉了,还影响了你上班。”
“真没事。”其实我昨天下午放假。

“那我没发酒疯啥的吧?”
“没有,正常的很。”除了酒后瞎说话。

“今天还有安排吗?约会什么的。”
然而还没等他回答,韩信便自言自语地补充了:“算了,我现在这样子看起来怕不是像个酒鬼。”
其实还不错。

“那我先走了?改天再请你吃饭。”
“我送你。”
刘邦说着也拿起外套,看见到对方眼神中又流露出的歉意,预料到将要来的“我自己走就行”的推辞,他面不改色地扯到:“没事,今天上午我有假,闲着也是闲着。”假的,都是假的。


于是他在给张良发短信让对方帮自己带个假的时候,对方十分和蔼地回复了一个:D






6


后来相亲就一直迟迟没有进展了。

但韩信一直没好意思给刘邦提起这事,毕竟酒后还麻烦了人家,再不停地催也不太好。


但在感觉到刘邦似乎都快把自己的事情忘了以后,他还是决定给那人打了电话。

“你就真的这么急?”不知为何,明明是一句调侃的话,韩信竟然听出了一种自嘲的味道,可能是错觉吧。

不过想想,自己确实也没那么急,除了——“是啊,毕竟家里催着呢。”

然后对方似乎就沉默了,只听得一声轻轻的叹息。

“……这种事情你还是和家里人谈谈比较好,如果你不是出于自己真心,这种差事我也不想干。”他愣住了,认识刘邦也有一段时间,听他说话这么认真倒是第一次。

滴……手机里传来了电话被挂掉的声音,但他还是举着手机,呆呆地看着通话人的名字。



直到一条短信发过来,是公办公事的语气,给了一个女孩子的联系方式和基本信息:

王昭君,冰雕师。
想见面自己联系?




7


于是一个浅蓝色头发的姑娘端端正正地坐在面前,全身一股凛冽的气场——真是像极了她的职业。

她此刻正专注于面前的冰激凌,用一种普通姑娘绝对不会的方式,一大勺一大勺地挖进嘴里。“所以,”冰山美人说话直接,“你是刘邦的朋友?”

“……算是吧。”韩信闷闷地吃冰激凌,其实他们从那次电话后就没有联系了。


“那也难怪他硬要我来帮这个忙,我家那小丫头哄了半天才答应。”

“你女朋友?”

“是啊,”蓝莹莹如冰的眼睛里终于流露出一丝笑意,“刘邦介绍认识的。”


韩信以为自己会生气,但他一点也没有。他甚至又生出一份歉意,自己起初还以为刘邦真是个不靠谱的人。

在真的有机会可以摆脱家里人的唠叨时,他动摇了。或许确实应该像刘邦说的,好好和他们谈谈了。





8


刘邦是一大早就接到张良电话的:“你快来吧,那个小伙子要在单位闹开了。”

他当然知道那个小伙子指的是谁,果然如预想中一样,一眼撞见了那头浓烈的红发。

小伙子似乎还有些不好意思,见他来了反而支支吾吾起来,没有一点张良口中“要闹起来”的驾驶。手里还攥着一封信。

“哟,这是什么?情书吗?”最终他决定自己先打破这有些尴尬的僵局。

“感谢信,”这样说着,他愉快地看见小伙子的耳朵却红了半截,“我来谢谢你帮我解决了这次问题。”





9


“不过这么说起来我还一直没有给你推荐什么对象呢?怎么样,现在有什么要求吗?”



10


“要求可多了。”韩信笑了,“紫头发紫眼睛三七分痞里痞气但意外是个好人,这些都不能少,最好他还姓刘。”




11


“那真是太悲伤啦,”可刘邦的却也全是笑意,“我恰巧大部分都符合,可惜不算个好人该怎么办?”



韩信不在意似的挥了挥手,装出嫌弃的语气:“算了,我勉为其难接受了。”










END









张良说他自己眼睛快要瞎了:D

谢谢你看到这里,笔芯♥




评论(10)
热度(122)
© 执笔未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