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邦信】西瓜霜

#一个关于夏天 生病和谈恋爱的摸鱼#
#西瓜霜味的#
#所以不怎么好吃 慎重食用x#







刘邦生病了。

电话打来的时候韩信还在上班,只听得那头的声音染上了很明显的鼻音,闷闷的,像隔着一层厚玻璃。“重言?”

那时韩信没有特别在意。“没事吧?”他继续敲着键盘,“大夏天的还感冒了不成?”

电话里传来一声轻笑,似乎有几分不好意思:“好像是有点。”



但即便是“有点”韩信还是早一点回了家,以防万一,他在路过的药店里买了一盒西瓜霜。

不过他想到的所有“万一”里都不包括这种场景:房间里的空调正开着,凉爽得不像夏天。冷气迫不及待地淹向打开着的大门,也顺便钻进了他的衣缝里——他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转头望去,某个不久前打来电话的病号正裹着一层厚厚的空调被靠在沙发上。茶几上是只剩下点汤汁的方便面,垃圾桶旁是大大小小的废纸团。似乎是察觉到了门口的动静,刘邦转过头来,一开口还是浓重的鼻腔:“哟,今天回来的真早,想我了吗?”



韩信不想说话,“啪”地按掉了空调按钮。

“重言你要谋害亲夫吗?这么热的天气……”刘邦也不顾那厚厚的空调被了,软绵绵地伸手,作势要去抢那空调遥控器。

“我是在阻止你谋害自己。”韩信干脆利落地拍走那只手。“你能不能有点身为病号的自觉?”像是认命般叹了一口气,他拾起那床掉了一半的被子,不怎么轻柔地给刘邦盖好。感冒了还要开空调,怕是病到脑子都不清醒了。

“我又没特别大的事,开个空调而已。”那人依旧一副嬉皮笑脸,“我知道你是关心我。”



“我确实关心你。”

韩信没好气地做了个凶脸,拨拉开刘邦额前的碎发,把手覆上那人的额头。也许是这句话起了作用,亦或是现在这有些亲密的动作,刘邦终于乖乖不吭声了,甚至配合地闭上了眼。

于是便只剩下他的眼睫毛还在微微眨动,扫的让人有点发痒。额头那有些发烫的温度传递给了手心,热乎乎的。好像是发烧了。韩信抬起手试了试自己额头的温度,再盖上刘邦的额头,却被那人握住了。



“你这种量法不准。”

手腕被牢牢抓住不放,韩信有些无奈。看来不但是脑子不清醒了,年龄也变小了。不过稍微这样一点也好,比之前那个老流氓好多了。他决定依着这个病号大爷:“那你说怎么量?”

“最准的当然是嘴巴。”刘邦做出一副严肃的表情,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嘴巴,“就算论其次的,也是额头。”

韩信决定收回刚才那句话,老流氓还是老流氓,生病也改不了流氓本色。

“最准的是温度计。”他一脸冷漠地拍掉了那只手,这次比上次用力多了。只听得响亮的一声“啪”,随即便是刘邦“嗷嗷”叫着抽回自己的手:“韩信你简直无情!”
“刘邦你无理取闹。生病了就好好躺着睡觉去。我去给你烧开水,待会吃药。”



韩信烧完开水回来的时候,那人已经躺在卧室里睡着了。他于是把水和那一盒西瓜霜放在床头柜上,在那人旁边一并躺下。

天已经全黑了,空气也不似正午时分,退去了那如同被太阳烤焦般灼热的温度。但还是有些闷闷的,吸进鼻腔中,一股子有些浓稠的甜味。他皱了皱鼻子,突然想起了棉花糖。

于是那种甜而又腻的感觉便漫延到了全身,他这才发现自己到现在还没来得及换衣服,衬衣已经被汗水沾湿了一大块,黏黏糊糊地粘在身上。忽然一阵热气传到脖间,一双也是热乎乎的胳膊从后面缠过来,把自己抱住了。



热死了,韩信想,但却没有动。

许久后终于是缓缓出声:“刘老三你抱够了吗?”于是又是一阵热气拍打在耳边:“没。”

他起身擦自己头顶上一大片汗,伸手摸索到那盒药,递了一片给刘邦:“那就吃完药再抱。”

“西瓜霜太苦了,我要重言味的。”刘邦嚼着药片,有些不满地啧啧嘴。也起身整个人贴过来,鼻尖快要贴着鼻尖,被汗水打湿的发丝贴在韩信的脸上。房子里很安静,只剩下了窗外的阵阵蝉鸣和两个人的心跳声。

韩信闭上了眼,却发现眼前那人的动作嘎然而止了。“你看我现在感冒着呢,传染给你可咋整。”

“传染就传染吧,去他的。”他觉得自己也有点流氓了,伸手拉过了那人的领子。



一个腻糊糊的吻。

西瓜霜味的。



END.







〖病中自我放飞的产物,玩脱了,于是满篇欧欧西orz〗
〖好奇西瓜霜是什么味道的可以去尝一尝〗
〖谢谢你能看到这里,笔芯xx〗

评论(16)
热度(77)
© 执笔未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