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震惊!峡谷众英雄竟有如此不为人知的一面……?

#标题是起名废的眼泪系列,ooc有#
#我就是喜欢你的反差萌#
#内含:备香,邦信,酒鱼,双兰,白嬴#




【备香】

你所知道的孙尚香是那个英姿飒爽的大小姐。

只见她一个利落的翻滚,黑色的发丝随着动作飘扬。“就凭你们这群人还想欺负我们家备备?”语音未落,炮火便急不可待地迸射而出,卷起那阵阵尘土飞扬。
“哼,不过如此嘛。”她勾起嘴角,拍了拍沾灰的衣服。

你所不知道的是……

“刘玄德!”大小姐气呼呼地鼓起了腮帮子,背过身不让人看到那微微泛红的脸颊,“都说过了本小姐打架不用你帮忙!”
“好啦好啦我的错,香香不要生气啦。”
“……就不算你这一次。”她仍是一副生气的样子,声音却是软下去了几分。一会后又用一种几乎听不到的声音嘀咕道:
“还是谢谢啦。”

【邦信】

你所知道的刘邦是那个没什么君主样子的君主。

“刘邦你没事闲的传我这来干啥?”正在打野的将军没好气地瞟他一眼。
他却作势一把揽过那人的腰,笑眯眯地看着面前人刷地红了脸,又故意一般继续拉近了两人的距离:“怎么,我想我家将军了,来看看还犯法不成?”
“这就是你抢我蓝的原因吗!”

你所不知道的是……

看着面前人倒了下去,他握剑的手猛地抖了一下,一个健步上去扶住那人的肩头。他什么话也没说,只是轻轻地顺着染上血迹的发丝。
只见他抬起头来,一双眼睛仍是含笑般弯弯的,却迸发出紫色的寒光——是浓浓杀意。
“是谁干的,嗯?”


【酒鱼】

你所知道的李白是那个飘逸潇洒的风流剑仙。

“看,那边有个落单的庄周,大家快上!”
话音还未落,李白突然从旁边的草丛里窜出,青莲剑直指眼前的敌人,剑起血落。他提起腰间的酒壶,浇去了剑上的血迹,轻轻笑了笑:“太大意了,你们怎么确定他就是落单了呢?”
一旁的贤者温和地笑了笑:“剑仙果然好身手。”
“还要多亏贤者大人的掩护才是。”

你所不知道的是……

昔日的剑仙此刻猫咪一样在床上缩成了团,手里牢牢抱着酒葫芦不肯放手,嘴里似乎还在嘀咕些什么。就差长出耳朵和尾巴来了。
他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拉住了床边人的手。
“太白你喝多了……”
他却时不理会,孩子气地笑出了声,一双眼睛亮晶晶的:“子休,抓到你了嘿嘿!”和小孩有什么区别吗,李三岁?




【双兰】

你所知道的花木兰是那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大将军。

她双手持剑从那高高的城墙上一跃而下,只身进入几十名敌方士兵的包围圈里。剑刃利落地一斩,顿时溅起朵朵血花。
“你来做什么?”背后响起一声清冷的声音。
“这不是废话嘛,打架的事竟然不叫上我,高长恭你该当何罪?”
她吹了声口哨,对身后的人比了个手势:“背后就交给你了。”

你所不知道的是……

平时一副好身手的将军也有生病的时候。她窝在沙发上,用摊子把自己裹成了一团粽子,没精打采的看着电视:“高长恭——”
“我要吃薯片。”“不行,”那人拿来一杯刚烧好的热水和几片药丸,“你现在生病了。吃那个对身体不好。”
“我不管我要吃。”“……真的不行。”
“我就要。”她憋了憋嘴,鼓起了腮帮子,活脱脱像受了欺负的小动物。
“……薯片真的不可以。我去给你熬点粥,你最喜欢的那种。”







【白嬴】

你所知道的白起是那个全身铠甲的又点冷冰冰的“兵器”。

“杀了他,白起。”
他半跪下身子,低着头,举起左手置于心脏的位置。用着一种几乎是虔诚的声音:“是。”那把令人闻风丧胆的镰刀举起,又划落,任务完成,接着又是下一个目标……
他那张被铠甲覆盖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只有一双眼睛闪烁着忠诚的光。“必将完成您的每个指令。”

你所不知道的是……

“白起,亲我。”
他仍是半跪着身子,低着头,举起手置于心脏的位置。但却只是僵硬地立在那里,什么话都没有说。
“不是说将完成我的每一个指令的吗?”那人有些戏谑地看着他。
他那张被铠甲覆盖的脸上似乎仍没有什么表情——鬼信啊,那副铠甲完全遮盖不住铠甲下发红的脸,而且已经发热得快要冒气了。“这个指令也太难了吧。”









#不行这两种相处方式都太可爱了我难以抉择orz#
#反差萌真好,比如,你知道吗?其实我是一个邪魅酷炫叼满分的大帅哥。#
#才怪呢#
#谢谢能看到这里!笔芯♡#

评论(20)
热度(575)
© 执笔未遂 / Powered by LOFTER